首页<滨海千年

[崛起的海岸]梦开始的地方(上)

来源: 发布于:2011-03-22 09:48
    【采访】 辽宁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田久川

    这个地方建港有三个有利的条件,第一个是陆地面积比较宽阔,可以建货场、铁路、公路,办公司、建城市都具备条件;第二个是水深比较适宜建港,水深20米左右;第三个是这个地方几面有山的阻挡,受海风、海浪的影响比较小,港口的水面比较平静,适合港口建设。综合这几个方面,俄国当局就决定在这个地方建港。

    【采访】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历史系教授 商传

    争夺大连最厉害的是两个国家,一个是沙俄,一个是日本。为什么他们争夺这么厉害?因为他们看重了东三省这块富饶的地方。东三省这块地方出海的最好位置就是大连,当时叫旅大。日本人最方便占领的就是大连,俄国人取得东三省的利益想通海,也得占领旅顺、大连这个地方,所以这个地方成了他们争夺的一个关键点。表面上看来争夺的是一个点,实际是整个东北地区。

    【采访】 大连市史志办研究员 王万涛

    俄国发起“三国干涉还辽”的成功,已使清政府对俄国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根本看不清也不愿意看清俄国的真实面目和列强之间争夺在华权益、争夺亚洲霸权的幕后真相,甚至动起了“联俄拒日”的歪念头。慈禧太后及其重臣李鸿章,是这种思想主张的主要代表。他们的这种意愿,正中俄国侵略者下怀。

    【采访1】 辽宁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田久川

    商港这部分开始也是想建在旅顺,但在旅顺找了半天感觉不行,这个地方作为商港受一定局限,特别是财政大臣维特和军方始终不能很好地黏合在一起,维特觉得军方专横跋扈,经常干预他的范围,他认为自己的范围是个禁区,军方和其他人不要随便干预,他想按照他自己的计划来进行。

    【采访2】 作家 素素

    俄国的财政大臣也觉得不想跟军方贴得那么紧,后来才决定把目光由旅顺口向东移,移到大连湾,这样才有了大连港,在大连建港。

    【采访】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 陈争平

    他要按照他的面貌来改造世界,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就把资本主义一些工业文明的东西带到这里来,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外国殖民者引进先进生产力和东北大开发,他是结合起来的。

    【采访】 辽宁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田久川

    自由港的概念有两条,一条是向一切国家开放,第二条是在关税上予以种种的优惠。由于当时的沙皇俄国,迫于国际上的压力,没办法他只好让大连港对外开放成为自由港,这个自由港就吸引了主要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船舶,到大连进行通商贸易。所以在沙俄统治时期,尽管对大连港的统治时间较短,但已经有很多国家来通商贸易了。

    【采访】 大连港集团港史研究室 刘连岗

    在这张大连湾商港及市区规划图中,我们能看到铁路线的设计,用铁路线将港区、城市乃至东北腹地连接起来了,还包括行政管理区也在港区的周边不远,这样对港区管理也方便一些。通过这些设计细节可以看出,当时的设计理念是港城相连、港城一体的。

    一

    1898年5月的一天,一位名叫盖尔贝茨的俄国土木工程师来到大连湾北岸,为即将兴建的商港选址。但勘测结果让他感到失望,因为这里受南风侵袭严重,淤泥很容易堆积,建港条件并不理想。于是他把目光转移到对岸,又经过一番仔细调查,盖尔贝茨喜出望外:大连湾西南岸是一座天然深水良港!

    一片物华天宝的黄金海岸,因为这样一次当时几乎不为国人所知的地理勘测,命运陡然发生了巨大变化。110多年后,当我们在回顾这座城市历史的时候,也许有人会感慨,一座城市的开始,竟看似这般偶然。但这偶然机缘的背后,却是充满阴谋与血腥的大国博弈。

    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失败后,清政府被迫签订了《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和澎湖列岛,赔偿日本军费2亿两白银。这一条约的签订,使得觊觎中国东北尤其是辽东半岛已久的沙俄,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

    其实,在争夺旅大地区的背后,沙俄还有更大的目的。这个人叫维特,是当时沙俄的财政大臣、远东计划的制定者。远东计划的主旨有三条:一是修筑铁路,二是寻找不冻港,三是向远东移民。后来,沙俄果然就是按照这三条环环相扣的计划逐步推进,一点一点地蚕食中国东北地区,而在整个计划当中,在旅大地区寻找不冻港是关键。马克思曾经写道:“俄国需要的是水域。”又指出,“对于一种世界性侵略体制来说,水域就成为必不可少的了。”

    1896年6月3日,李鸿章同沙俄财政大臣维特和外交大臣洛巴诺夫在莫斯科签订了中俄《御敌互相援助条约》,俗称《中俄密约》。正是这个密约,让沙俄取得了在黑龙江、吉林修筑铁路直达海参崴的特权,并在一年后借故占领了旅顺。为了使军事占领合法化,1898年3月和5月,沙俄又强迫清政府签订了《旅大租地条约》和《续订旅大租地条约》,强租旅大25年。辽东半岛南部的这片美丽而富饶的海岸,在大国利益争夺的天平上,经历了一番痛苦的轮回。

    这是滋养我们的这座城市长期不愿意触及的伤痛,但一座具有现代化雏形的城市就在这伤痛中带着血丝破壳而出。就在沙俄强占旅大后不到20天,它的东省铁路公司立即派出土木工程师盖尔贝茨率团到旅顺口勘测,准备在这里兴建一座国际大商港。

    当盖尔贝茨把在大连湾西南岸的勘测结果上报之后,东省铁路公司立即决定在大连建设港口。这一天是1898年6月11日,清光绪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也就在这一天,清朝光绪皇帝正式下令宣布变法,实行新政。这场持续103天的改革被称为戊戌变法,最后在一片腥风血雨中失败了,夕阳下的帝国虽然摇摇欲坠,却仍然没有走到终点。而在并不遥远的大连湾,随着1899年8月,沙皇正式批准在东西青泥洼一带修建大连港和大连市,一座港口和城市的历史,在侵略者的周密计划中拉开了大幕。

    在1899年沙皇俄国财政部第239号密档中,保存着沙皇尼古拉二世《关于兴建达里尼市和赋予这个城市自由港权利》的赦令原件,其中写道:“大连湾港位于伟大的西伯利亚铁路末端的一个站点,日益繁华的黄海中心,具备所有的优势,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全世界重要的贸易中心”,“为追求财富,我们欲在它周边着手兴建城市设施,并将其称为达里尼”。

    达里尼,遥远的地方,如今它成为沙俄的一个真实梦境。

    萨哈罗夫,毕业于俄国彼得堡库莱夫斯基工科大学,是俄国著名港口工程建筑专家,曾任俄东省铁路公司建筑技师。1899年春,萨哈罗夫在海参崴拟就了大连港口的筑港计划,港口的修建计划得到了沙皇的青睐,萨哈罗夫也被委派为沙俄在大连设立的建筑事物所所长及总工程师职务。而对于他和盖尔贝茨共同制定的城市设计方案,俄国政府也几乎未加修改就同意了。

    这张大连商港及市区规划图就出自萨哈罗夫之手,它让我们看到了现代大连商港和城市的最初面貌:港区东侧,一座护岸连接防波堤,由南至北向海中延伸,再拐角西北;港区西侧,一座煤炭码头伸向海里,从东向西,四座突堤码头平行依次排列。在码头背后,按距码头远近,规划有货物交接区、仓储区、燃料区、免税区。

    1899年春,萨哈罗夫来到旅大,一面向美、英、日及香港、上海厂家订购大批机械设备,一面修改海、陆工程方案。最终决定新建的这座商港以俄国黑海的敖德萨港为样板,城市则以敖德萨城和法国首都巴黎为样板,这在当时世界上无疑是比较先进的。俄国人想把在自己的土地上无法实现的现代和时尚,一股脑都带到这块钟灵毓秀的处女之地。

    【采访】 作家 素素

    所以大连这个城市,包括它的港口,它的最基础的东西是西方的,是欧洲的,是外来的,这样一种港口和城市的关系,影响了大连整个城市的发展。

    【采访】 辽宁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田久川

    萨哈罗夫的市街设计指导思想与阿列克谢耶夫的旅顺市街建设设想一样,都是实施俄国化和种族隔离的方针。利用林木繁茂的西青泥洼自然村落,建立一座大公园和苗圃叫横断公园,就是今天的劳动公园,横断中国人和欧洲人主要是俄国人的联系,并以此为界,以西为中国人居住的街区,以东为欧洲街区和行政街区。

    【采访】 大连港集团港史研究室  刘连岗

    也就是说他只用了两块地千分之二的面积就差不多收回了前期整个征地的投入。当时有31位竞买者,其中俄国人21人,犹太人4人,还有6个中国人,他们在那个时候就通过土地拍卖和市场运作的方式,筹得了港口建设的资金和城市建设的资金,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大连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具有投资价值的地方。

    【采访】 大连市史志办研究员 王万涛

    到1902年年末,中东铁路线哈尔滨—大连之间每日发1次班车。1903年2月23日6时40分,第一次快车自哈尔滨开抵大连。当时还没有火车站,就在市行政街区设一临时车站。到1903年7月,纵横中国东北的中东铁路就全线通车了,中东铁路全线通车后,俄首都圣彼得堡到旅顺的时间由原先的一年多缩短为十二三天。

    【采访】 大连工运史专家 刘功成

    到1902年年底,中东铁路修船厂,也就是大连造船厂的前身,已经建成了一个3000吨级的船坞。这在当时是大连最大的工厂,该厂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动力电力驱动机器修理船舶上的机械等设备。而其他如现代城市所必备的自来水、电力、瓦斯、银行、邮局、商店、旅馆、医院、药房、浴池、洗衣房等等,都在这个远东新兴的城市中出现了。

    【采访】 大连市艺术研究所研究员 李振远

    沙俄的侵略导致了中国主权的丧失,大连人民沦为无依无靠的弃儿。然而,俄国人在为自身利益谋划的同时,也充当了向大连输入外来文化和现代文化的“历史的不自觉的工具”。沙俄宣布大连为自由港,打开了大连与国际交往的通道,使大连成为东北第一大港和中外经济文化交融之地,也成为当时颇具欧风色彩的远东都市。

    【采访】 作家 素素

    大连人在殖民统治的城市里是贫民,这样一种社会层面,决定了内心是屈辱的,是有反抗意识的,是想改变的。凭什么你俄国的“马达姆”要穿得那么好?男人要穿大氅,女人要穿“布拉吉”,我们为什么就要拉洋车?我们为什么那么卑微?这种东西对在这个城市生活的大连人来说,是他们内心里边的一种屈辱。

    如果没有北太平洋暖流带来的温暖海水,也许我们的城市不会像今天这般模样。千百年来,这股看不见的洋流,给人们带来了相比同纬度地区更加宜居的气候,也让我们这些后世子孙拥有了一座座优良的深水码头。

    这是密布大连黄海海岸上的各大码头,每一个清晨,城市在轮船的汽笛声中苏醒,每天至少有十几万人围绕着港口的各项业务忙碌,涉及航管、海关、物流、信息、保险、金融、期货等十几个行业,与临港产业相关的外贸和服务企业更是多不胜数。

    对于大连来说,港口就是一个支点,它好比一个发动引擎,一点火就会迸发出无穷的生命力与感染力,渗透在城市经济、生活的角角落落。

    大连是一座因港而生的城市,港口是大连人梦开始的地方。

    这里就是当时达里尼市的中心——尼古拉广场,今天的中山广场。以它为核心的中山区,至今还保留着俄国人建市之初的规划。当时的市中心设一座广场,附近再设几座小广场,以广场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大小市街,形成一种开放、通达的城市格局,与一般城市饼状或环状格局形成鲜明的对比。

    规划出的莫斯科大街宽34米,一般街道宽25.9米,中心处6.4米至8.5米作车道及人行道,两侧各1.49米作庭园用地。这条大街将是大连的第一条繁华街道,东面的起点就是大海和码头。除此之外,还有基辅大街,是从海港码头通向火车站;圣彼得堡海岸大街从港湾桥通向滨海街,那是为俄国人修建的用来散步的滨海路。大多数街路的两侧都要种植树木,树种主要是从俄国南部订购的刺槐,这种槐树花香浓郁,成活率高,这也是今天大连槐花飘香,每年能举办赏槐会的一个原因。

    现代起来的不仅仅是城市规划,还有生产方式和管理制度。近代俄国的生产力水平虽然整整落后欧洲上百年,但这更促使他们在20世纪初拼命学习并追赶西方,市场化就是他们学得的最新成果。

    建港建市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征地,沙俄在形式上采用了当时资本主义国家通常采用的社会通告、契约和拆迁补偿的做法掩人耳目,实际上采取强迁的手段。给予中国人的补偿是极其微薄的——6万多亩土地及其地上物的补偿金额只有45万卢布,平均每亩地只有7个卢布,按当时俄国卢布和清朝白银的比价折算一下,一亩地的补偿费只有不到3两银子。

    沙俄当局廉价强征中国居民的这些土地后,转手又进行高价拍卖。1902年,由市长萨哈罗夫领导的达里尼市街港湾建设事务所出台了《达里尼地段拍卖及出借暂行规则》,并于沙俄在旅顺开办的报纸《新边疆报》上发文向全球招标,同年11月1日,达里尼市举行了第一次拍卖会,卖出一、二等地共计不到200亩,就得款425,179卢布。

    港口的发展,需要集疏运交通体系的配套。俄国占领旅大后不久,即着手在几个重要地段修筑公路。到1901年已修筑了旅顺—大连—金州—貔子窝以及普兰店之间的公路。中东铁路公司在旅顺设有南满支线分公司,负责公主岭以南铁路铺轨任务。从1899年开始自旅顺向北筑路,到1901年年初,已有部分线段火车开始运行,并开始受理私人货物运输业务。同年,南关岭至大连港的铁路线也已竣工。从此,旅顺至大连间客运列车每日往返各一次。到1902年,公主岭以南铁路全线竣工。

    而在海运方面,1900年沙俄就开辟了海参崴与旅顺之间的定期航线,同时保持与上海地区、日本、朝鲜以及香港地区的航运联系。1902年,大连港部分竣工投入使用后,出入船舶也逐渐增多。

    1900年,俄国人在旅顺、大连市区和大连湾设立了三个邮局,邮件数量和汇款数额十分庞大。便捷的交通和相对齐全的城市配套设施建设,使得临港产业、配套工业和各种服务业迅速兴起。大连和旅顺等地很快就兴办起一些啤酒、烟草和面粉等近代化工厂。由于建筑的需要,木工厂、砖瓦厂尤其多。

    良好的城市环境和开放的自由港政策,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商人来到这里,大连一时成为冒险家的乐园。俄国大买办承包商纪凤台经营的“德和号”、英国木材商的和记洋行、日本煤炭采购商的三井物产出张所、美国煤炭采购商的史密斯北方商会、法国煤炭采购商的帆足商会、德商的万利洋行等纷纷在大连落户。

    在修路和寻求不冻港两项远东政策得以实现之后,俄国当局就加快了移民的步伐。一些俄国的达官显贵来到旅顺、大连,住在环境优美的别墅区、欧洲区,住着有水电供应的温暖的洋房,喝着美酒、品着咖啡,晚饭后那些穿着布拉吉的俄国少女在自家葡萄架下荡着秋千,有的则沿着海边林荫路悠闲地散步。或许她们并不知道,这座美丽的城市是用中国劳工的血汗建起来的,在中国人居住区的一间间窝棚里,饿着肚子的工人们都在盼着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能够吃上一顿饱饭,穿上暖和一点儿的衣服。

    因为城市里住有俄国人和少量欧美客商,所以当时旅大地区已出现了不少娱乐场所。旅顺市剧院每周演出多场,间或有马戏表演。在后乐园音乐厅和旧市街船坞音乐厅,每个星期日都有音乐会。俄国人的家里,多备有钢琴、管风琴、提琴、曼德林等乐器,一般活动则多用手风琴。另一娱乐活动是春秋季节的赛马会,赛马场设在前清毅军操练场,东侧有看台,间或还有赛马赌博。真是声色犬马,好不热闹。

    有了铁路、有了不冻港、有了他们梦寐以求的骄奢淫逸的生活。铁路干支线上建起的哈尔滨、大连、旅顺等近代化的政治、经济、军事重镇,就像一串闪耀的明珠,把圣彼得堡和中国连接起来。沙俄统治者多么希望从此以后俄国能够在远东自由行动,并在太平洋沿岸永享霸权。

滨海千年>>更多

书香大连>>更多

美丽大连>>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