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滨海千年

纪念旅顺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由来

来源:大连日报 发布于:2014-11-21 09:12

  今年是中日甲午战争120周年。1894年11月21日,日军侵入旅顺进行了持续4天的“旅顺大屠杀”。本版从前日起连续三天特别策划独家推出纪念甲午战争120年专版,通过记者现场踏访、专家遗存考证,努力恢复历史细节,珍视现在,警示未来。

  1894年11月21日,日军入侵旅顺口,开始了持续4日的大屠杀,约2万同胞惨遭杀害。翌年2月,收尸队将死难者尸体分3处火化,然后集中葬于白玉山东麓。日军为掩人耳目,在坟前立一木牌,上书“清国阵亡将士之墓”,时称万人坟。

  从1896年万忠墓立碑开始,历经四度重修,旅顺人民把11月21日作为纪念旅顺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由来已久。

  

  1896年顾元勋所立万忠墓碑。

  1896年第一次立碑 墓碑被日本人盗走

  1895年12月,日本在俄、德、法三国“干涉”之下,同清政府签订《中日辽南条约》,又向清政府索取3000万两白银之后,退出了辽东半岛。清军接收旅顺后,1896年11月旅顺同胞殉难两周年之际,清政府派旅顺协办接收事宜的候补直隶知州顾元勋顺应民意,亲自主持为殉难同胞树碑修墓。新建享殿3间,拔掉了日本侵略军插的“清国阵亡将士之墓”的木牌,亲书“万忠墓”三个大字刊于石碑。“万忠墓”之名由此始称,但当地老百姓大多仍称“万人坟”。

  从此,旅顺人民有了祭奠的场所,每年的祭日和清明节,人们都要来此祭奠。万忠墓碑碑阴仅有“光绪甲午十月,日本败盟,旅顺不守,官兵商民男妇被难者计一万八百余名口,忠骸火化,骨灰丛葬于此”短短41字。按照惯例,这41字也可以布满碑阴,但令人不解的是这41字只占了不足碑阴的1/3,可以推断,顾元勋当年可能认为还有许多事情没搞清楚,留待后人补充吧。

  1905年日俄战争日本战胜后,再次侵入旅顺。日本殖民当局惧怕万忠墓会激起中国人民的民族仇恨,派人将顾元勋所立墓碑盗走,弃之于一家医院(俄国赤十字医院,日本占领后仍做医院,即今海军驻旅顺某部)偏僻处。

  1917年前后,日本当局民政署又将万忠墓租给日本商人经营木材,将墓地周围栽种果树。此举欲将墓地移出或毁掉,但考虑怕影响社会安定,未敢轻举妄动。

  

  1896年顾元勋所建万忠墓享殿。

  1922年第二次立碑 碑额被水泥涂抹

  为了祭奠死难同胞,1922年,旅顺华商公议会会长陶旭亭与董事孟奎三、天后宫主持僧心一等决定再次立碑纪念。

  清除杂草,重新堆土,在墓周围垒上石墙。因原碑被日本人藏匿,又重新立一块石碑。碑阳是由华商公议会文书金纯良执笔书写的“万忠墓碑”4个大字,碑阴没有刻字。这是因为在日本占领期间,旅顺人民的祭奠活动屡遭禁制,日本当局极力掩盖大屠杀罪行而不允许中国人民将其刊于石碑。碑额上的“四明公所”的“四明”是指宁波四明山,此处的“四明公所”即指宁波商会,可以证明有宁波商人死于1894年的旅顺大屠杀,并且也有宁波商人出资修建万忠墓碑。日本旅顺警察署派人到公议会质问:四明公所是什么意思?金纯良推托说,有两层意思,一是这盔坟是士农工商各界公众死难者埋葬的地方,二是东西南北四方人都了解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天地间人人皆知的地方。日本人认为这两层意思都不好,是发泄对日不满情绪,必须将4个字改掉。为了保住这块石碑,为了应付日本人,只好暂时用水泥将这4个字抹上。

  日本殖民当局以修旅顺北路为由,通知华商公议会限期将坟墓平掉或迁走。遭到公议会坚决抵制,会长潘修海带领几名董事找到民政署长据理力争,提出纳骨祠是日本人的,万忠墓是中国人的,各为其国。纳骨祠不搬,万忠墓也不能搬。殖民当局和军部怕众怒难犯,推说没有此事。柳树房普通学堂教师刘业儒带学生到旅顺春游,途经万忠墓时带领学生到墓前拜谒。日本警察署得知此事,准备逮捕刘业儒,刘业儒只好远走他乡。

  

  1922年旅顺华商公议会所立万忠墓碑。

  1948年第三次立碑 墓园已遭到严重破坏

  自1905年日本入侵旅顺后,直到1945年解放,40年间,万忠墓一直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墓地成了一片荒草地。坟冢已被铲平,圹上石条外露。享殿瓦上长草,室内漏雨。整个墓地破败不堪。

  抗日战争胜利后,旅顺市各界人民于1946年10月25日,在万忠墓举行大型祭祀活动。旅顺市市长王世明宣布将重修万忠墓。从历史照片可以看出,此时顾元勋所立墓碑仍未找到,墓前立的是1922年旅顺华商公议会立的“万忠墓碑”。

  

  1946年旅顺市人民政府主持的祭奠活动。

  第三次修万忠墓,社会各界踊跃捐款,关东公署拨出专款,驻旅顺苏军划出400多平方米军事用地,用于扩建墓园。

  1948年,重修的万忠墓和享殿落成,再次立碑,并新套灰色砂砖围墙,铸成铁制山门。同年12月10日举行了落成典礼。新立碑石上的“万忠墓”3个大字,是请营城子擅长欧体的书法家刘洪龄书写的;碑文由金纯泰撰文并书写;门额“永矢不忘”4个字为关东公署高等法院院长周旭东所书。这次新建的万忠墓和新立的万忠墓碑是连在一起的,具有日本风格,其原因就是设计者矢口浩是留用的日本籍土木工程师,不可避免地带有日本墓地的特点。

  

  1948年重修万忠墓落成仪式。

  这次重修万忠墓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旅顺市政府建设局副局长陈守堂,他一直在四处寻找1896年顾元勋手书的那块石碑。有人提供线索,1939年医院附设旅顺医科专门学校,在建校舍平整场地时,挖出了一块石碑,放到医院最东边一个隐蔽的墙角。当年医专的学生,时任旅顺市政府卫生科科长张福元知道具体的位置。陈守堂得知这一消息后,带着翻译到苏军某部司令部(今海军驻旅顺某部)说明情况,征得苏军领导的同意,将这块丢失多年的石碑运回墓地重新竖立起来。此时,万忠墓里有三块石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每年的旅顺同胞祭日和清明节,旅顺人民或有组织、或自发地来到万忠墓,缅怀殉难同胞,铭记历史。每当少年入队、青年入团和入伍,都要来到万忠墓祭奠先人,表达对先人的怀念之情。

  

  1994年重修的万忠墓和万忠墓碑。

  1994年第四次立碑 屠城血证终见天日

  1994年为甲午百年祭,旅顺有关部门决定重修万忠墓。社会各界捐款380万元人民币。1994年清明节举行甲午战争死难同胞骨灰重新装棺安葬仪式。按照民族风格重修墓地,扩建陵园,新建纪念馆。同年11月21日,即日军开始大屠杀100周年之日,在旅顺万忠墓举行了祭奠仪式。辽宁省、大连市领导和驻军首长为第四块万忠墓碑即“甲午百年祭重修万忠墓碑记”揭碑。坟冢前,竖立着新刻的汉白玉碑,上书“万忠墓”3个大字。

  

  1994年甲午战争旅顺殉难同胞百年祭奠仪式。

  当年日本政府极力掩盖旅顺大屠杀的事实,对日本国内报纸实行检查制度,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多次指示下属,不能承认错误,要采取辩护手段。虽然有外国记者的报道和日本国内报纸少量的报道,但毕竟微乎其微,其暴行没有得到世界舆论的强烈谴责。至今,日本国内甚至是中学历史教员都很少有人知道旅顺大屠杀。2013年,作者之一刘俊勇向来访的日本法政大学教授牧野英二介绍了旅顺大屠杀事件和1994年万忠墓原墓穴的清理情况,牧野英二教授十分震惊,他根本不知道有旅顺大屠杀这件事,起身鞠躬向中国人民谢罪。

  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经表决通过正式设立每年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旅顺大屠杀是日军在中国制造的第一次大屠杀,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旅顺大屠杀没有得到彻底揭露和强烈谴责,才会使其在43年后再次制造了南京大屠杀。鉴于此,作者之一刘俊勇认为至少应将每年11月21日设立为旅顺大屠杀死难者大连市公祭日,使人们能够永远铭记这段历史。

滨海千年>>更多

书香大连>>更多

美丽大连>>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