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滨海千年

英国皇家海军学院里挂着他的照片

来源:大连文明网 发布于:2015-05-28 09:46
  回望历史 你不知道的抗战英雄的故事

   

  吴建安,1913年生人,1936年马尾海校毕业后,参加国内、国外的反法西斯战争。他反对内战,1949年初,在担任海军第一编队中校舰队长兼“惠安舰”舰长时,在南京八卦洲与林遵共同领导大小舰艇30艘、1300余人起义。主动支援渡江,提供民船300艘、火轮渡2艘,为解放南京解放军30万人过江提供了有力的保障。毛泽东、朱德在贺电中称赞为“南京江面上的壮举”。

   曾历任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副院长,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五、六、七届委员。

  200612月时任海军司令的吴胜利到家中探望吴建安时说:“率领中国海军军事代表团去英国时,在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展览厅见到了您的照片。”

 

2006年12月时任海军司令的吴胜利到家中探望吴建安时说:“率领中国海军军事代表团去英国时,在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展览厅见到了您的照片。”

  抗战时期历经3舰 与日军数次激战

  北伐革命进入长沙战场,轰轰烈烈的场面,给吴建安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他在1931年报考福建马尾海军学校,于1936年毕业,先任“通济”舰实习生,后任“平海”见习官,在“楚同”舰任中、上尉。

  从全面抗战开始,海军重点防线是在长江一带。当时敌我力量相差悬殊,只能用沉船堵航道、布雷等方式封锁长江,防止日军军舰。“通济”舰是艘练习舰,1936年毕业的学员,都曾在这艘军舰上生活和实习过,为了阻击日军,在江阴自沉。

  吴建安在“平海”舰当见习官时,“平海”舰的少校副长是叶可珏,大家都说他是共产党。“平海”舰是一艘大型战舰,排水量近3000吨,火力强,备有深水炸弹,机器设备优良,它的类型与“宁海”舰的设备基本相同,炮膛口径144毫米也相同,可是两艘舰之间的炮弹却不能互用,当时是日军80多架飞机连续轰炸这艘军舰,全舰官兵浴血奋战,最后弹尽,被炸沉于江底。

  1938年武汉会战时期,“楚同”舰在岳阳,与其他军舰共同抵抗凶悍的日军飞机连续轰炸。官兵奋不顾身,英勇抗击,无数枚炸弹在军舰周围爆炸,大家仍是坚守各自岗位,枪炮手站在炮位上,一连串的炮弹射向敌机,敌机仍是俯冲式的轰炸、扫射。这时天空中出现了苏联人的飞机,在空中与日机进行战斗,有一枚炸弹在船舷炮位旁边爆炸,把掩体沙包震倒了,把吴建安压在沙包下,直到战斗结束大家才发现。

吴建安曾实习过的“通济”舰。

    金口一战,吴建安所在的“楚同”舰就在“中山”舰的上游,1024日,他们几乎同时遭到日机的袭击,由于没有陆上火力支援,他们只好一边操纵着军舰曲折航行,一面用舰上仅有的火力进行还击。因为吴建安任见习官,操纵着一门叫做“奥力肯”的高射火炮,战斗中终于把握机会,将空袭他们的三架日机中的一架击中,使其冒烟逃窜,其余两机不敢再俯冲,慌忙逃走,“楚同”舰此时再没受敌机袭击。而“中山”舰蒙受重伤并沉没,一代名舰“中山”舰从此蒙难江底。

   “中山”舰中校舰长萨师俊,在舰上已经身负重伤,被部下硬拉抬上舢板,朝岸上驶去。而日军飞机,对手无寸铁的求生者仍不放过,俯冲式的扫射,使舢板上的官兵全部壮烈牺牲,这件事震惊了中外。当“楚同”舰接到命令,赶往“中山”舰现场时,已经是第二天,只有寒冷的秋风涛涛的江水。

  武汉失守后,日军依靠空中力量继续轰炸。在巴万县,吴建安搭乘运输舰送200部电话机到巴万要塞安装,去巴万要塞途中,该舰遭到日军飞机的轰炸袭击,舰炸坏起火,已无力还击。吴建安没有战斗任务,只能找掩体躲在梯口下,这次是俯冲轰炸,很凶狠,听到弹道声,他叫船梯上的两个士兵快下来卧倒,瞬间,炸弹爆炸了,一个士兵大腿被炸断,倒在他身旁,另一个士兵肚子里的肠子被炸出来,两个人的血都浇在他身上,看到他们已牺牲了,吴建安跳到江中,脱掉血衣,只剩一条短裤游上岸步行到巴万县海军司令部,参加了长江布雷。

  抗战期间,中国海军的军舰损失惨重,加上封锁长江阻塞航道,使用了大量船只和军舰自沉,中国的军舰已所剩无几,只好将被炸伤的军舰火炮拆下来,炮弹抬上岸,重新装在长江两岸,继续抵抗日寇侵略,保卫重庆。

  被打捞上来的“中山”舰。

  在欧洲战场见过艾森豪威尔

  中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的参战国,在国内选拔海军优秀军官代表中国到英国参战,打击德、意法西斯。参战人员分两批到英国,间隔7个月,第一批25人,第二批26人,第一批全部参战,第二批是部分参战,上舰人数共38人。当时中国海军正与日军作战,考试人员来自军舰、布雷队、岸炮部队,因战事命令不能及时传到,有的是接到命令因路途遇堵不能及时赶到,所以分为两批。

  1943年,吴建安接到了“出国军官参战考试命令”,在重庆经过非常严格的考试选拔后,他作为第二批参战人员准备出发。当时由于缅甸战区战事激烈,他们只能绕道,乘坐军用飞机越过喜马拉雅山脉去印度,再由印度乘英国商船去英国。当时地中海的德国潜艇活动很厉害,打沉过多艘船舰,这条商船在英国的航空母舰、驱逐舰的护航下航行,不时还能听到深水炸弹的爆炸声。

  到英国后,吴建安以中国海军军官的身份被分配在一艘英国的巡洋舰上,每艘英国参战的军舰只有两个中国参战军官,他当时的军衔是海军上尉,穿中国军装,担当英国上尉的副鱼雷官。在军舰上是按国际惯例办事,外国军官对他们都很友好,常说:“中国是大国风度。”很快分配到各军舰的都直接参加了海战,在这个期间,各海域,许多战事都有中国海军军官参加,共同作战。吴建安参加的地中海战役,在大西洋曾经俘虏德国的潜水舰押回港,随着战局的发展,他们军舰常去的地方,德国的潜水艇已经不敢太猖狂,在制空权上,德国飞机出现也很少了。

  在英美联军总部工作时,吴建安见过艾森豪威尔将军。他曾派手下参谋找吴建安,了解中国海军军官在英国的情况。随着战争的明朗化,英国海军当局认为战场上可以减员,于是将这批参战中国海军,直接送到英国海军最高学府格林威治海军学院学习。

滨海千年>>更多

书香大连>>更多

美丽大连>>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