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滨海千年

庄河大刀会成名之战寻踪

来源:大连日报 发布于:2015-06-02 10:29

  大连地区的抗日斗争由伪满洲国与关东州的斗争两部分组成,这是有别于东北其他地区的鲜明特点。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大连党史研究会和大连日报社文化专刊部联合主办“大连抗日遗址踏访录”主题活动,足迹将从庄河开始,途经瓦房店、普兰店等地,直至大连市区,旨在梳理出大连地区完整的抗日历史地图。

  

  现存的寇福昌大院正房墙上的弹洞

  大连抗日遗址踏访之行的第一站是庄河。庄河大刀会是“九一八”事变后庄河抗日义勇军的一部分。在粉碎日军坂本师团对庄河、岫岩、凤城等东边道各县的“围剿”中,起过重要作用。大连党史研究会会长王军,大连党史研究会秘书长、辽宁师范大学教授刘俊勇,大连工运史专家刘功成,庄河市博物馆原馆长王长远,庄河市图书馆馆长张德军等一起寻访了庄河大刀会的成名之战。

  

  现存的寇福昌大院正房

  ■踏访手记

  “失而复得”的碑座 现存庄河市博物馆

  庄河大刀会在土城子战斗中,打死日本靖安游击队队长森秀树大佐,名声大震,影响深远。1938年伪警察协会与协和会屈膝于日寇,于9月18日为森秀树等侵略者在土城子村头立了碑。此碑正是日本侵华的罪证。正面的碑文是:靖安游击队五勇士战死之地;背面用日文交代了背景情况;左侧为被杀的两名日军及三名伪军的军衔、姓名;右侧为:康德六年九月十八日警察协会、协和会建立。目前此碑存放于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而我们在此次庄河之行的第一站——庄河市博物馆里寻找的正是这个一度遗失了的石碑碑座。

  

  79岁的于永浦老人讲述“靖安游击五勇士”碑的位置和围栅等情况

  当原庄河市博物馆馆长王长远小心翼翼地拿掉防尘塑料,露出的是一块不大起眼的中间有个凹槽的土黄色花岗岩石墩。刘俊勇教授找来尺子对这个碑座进行了测量:底座高27厘米,长、宽均为53厘米;中间槽深9.5厘米,槽口为28.5厘米×20厘米。当笔者对这个风化得有些斑驳、做工也不算精致的碑座的价值感到怀疑时,王长远笑着说:“仔细看看,碑座上有字。”果然,我们在碑座的一个侧立面上找到了文字,却由于风化、尘土、光线等多种原因无法看清。大家决定把碑座立起来试试,碑座很沉,四五个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立了起来,经过反复擦拭,我们也终于看清了上面的字迹:大日本熊本县、大日本千叶县、大满洲铁岭县、大满洲法库县、大满洲铁岭县。在场的几位专家对应碑文内容判断,这应该是五名被杀士兵的籍贯。

  “当初把这个碑座‘淘’回来,可是很费了一番周折的。” 王长远说。现在存放于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的石碑其实是从庄河文体局借去的,而一直没有找到的碑座始终是庄河文管人员的遗憾。所以在2012年,当那时还在庄河文体局工作的张德军和王长远听庄河市民间故事传承人白清桂说碑座就在土城子一户老乡家里时,他俩即刻就赶了去。“为这件事我们前前后后跑了三趟。”张德军说,“人家不愿意给啊!我们好说歹说,还请村干部帮忙做了工作,用了2000元才把这个碑座‘赎’了回来。”

  

  “靖安游击五勇士”碑碑座

  寇家大院的遗憾 只剩下翻修过的一排正房

  到庄河太平岭乡土城子屯寻找当年战斗旧地——寇家大院时,我们几乎没费什么劲,因为虽然不认识路,可不管问哪个村民,也不管是老的少的,他们都能给你指出寇家大院在哪儿。可看着明显翻新没两年的房子,王长远有些遗憾:“前两年我来的时候,老院墙还都在呢!现在也都拆没了。”

  现在的主人早已不是寇氏家族的后人。“寇家后来把100多天(1天=6亩)的地都给败活了。”现在的主人说,“等我买下这房子都破得不像样儿了。” 寇家大院以前是极规矩的四合小院,可现在唯一留下的只有翻修过的一排正房了。她又指着正房西边的小偏厦说:“那个地方以前是个土炮楼,听说日本人就是在那个地方被捅死的。”

  

  “靖安游击五勇士”碑碑座正面文字

  老生产队长的回忆 找到立碑具体位置

  从寇家大院出来,我们一行人希望通过蛛丝马迹推断出当年立碑的具体位置。但因为年代久远,村民都知道碑的事儿,也能指个大概方向,可具体在哪儿却都说不清楚。本来以为要带着遗憾离开了,可大连党史研究会会长王军不甘心,大老远地和人家村民打招呼、问事儿,一来二去地还真让他找对了人。

  1937年生人的于永浦今年79岁了,在村里当了20多年的生产队长,可谓德高望众。别看年纪大了,可精气神儿足得很,是热心的村民帮我们找来的“明白人”。一听说我们想确定立碑的具体位置,于永浦笑了:“那你可是问对人了,我们小时候净在碑上爬上爬下地玩儿了。”据于永浦介绍,当时碑就立在寇家大院西南方向150米左右的位置,紧挨着当时的官道:“现在房子多了不少,主道也向西移了50多米,基本看不出以前的样儿了。”“当年日本人的碑立得讲究着呢。”于永浦说,“外围有用松木修葺的4米见方的栅栏。栅栏有门,向西开,朝着老官道的方向。碑下面有座,座下面还有用石头垒的两三层的台子。不过后来解放了,记不清哪年,这碑就被推倒了,扔到了生产队的猪圈里“躺”了老长时间。”

  在聊天的过程中,于大爷还说起了自家院里曾经有过的小炮楼。于大爷小时候听他爷爷不止一次说过:当年大刀会土城子之战的时候,大刀会队员就是蹲在他家的小炮楼里和斜对面寇家大院里的日本兵对射来着。

滨海千年>>更多

书香大连>>更多

美丽大连>>更多